孔子学院总部/国家汉办是中国教育部下属事业单位,为非政府机构。汉考国际教育科技(北京)有限公司(简称汉考国际)是由孔子学院总部/国家汉办主办的具有独立法人资格的考试服务公司,承担国家汉办所有考试项目的研发和运营。
CTCSOL之声 首页 > CTCSOL之声
我与对外汉语教学同行

今天,在国际汉语教学迅猛发展的大背景下,我们迎来了新中国对外汉语教学70周年华诞。70年来,我国的对外汉语教学不论是办学规模,还是教学质量;不论是教学研究,还是教材建设;不论是对外汉语教学,还是国际汉语教学,都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绩。回顾走过的对外汉语教学之路,我们这些对外汉语教学的“老兵”,百感交集,回忆当年:既有起步时的勤奋与艰难,也有事业上的辉煌与骄傲;既有工作中的种种遗憾,也有对国际汉语教育年青一代的期盼。当然,我们更希望新一代的国际汉语教师珍惜今日的辉煌,开创国际汉语教育更加美好的未来。

 

勤奋而艰难的起步

 

1965年曾有60多名越南留学生来我校(天津师范大学)学习汉语,但一年后的“文革”,使得发展态势很好的对外汉语教学中断了。1985年,可以说是我校对外汉语教学的腾飞。随着改革开放的不断深入,我国的对外汉语教学迅猛发展,那时世界各国已有50多个国家开设了中文系或中文专业,仅仅是日本,就有近百万人学习汉语,其办学规模远远超过“文革”前。在这样的大背景下,1985年,国家教育部在全国指定了4所师范大学开始招收留学生,这四所师范大学是:天津师范大学、南京师范大学、华东师范大学、北京师范大学,人们戏称这四所师范院校为“天南海北”。

当时筹备这项工作的是我校当时负责外事工作的吴万杰处长和张永和同志,出国储备汉语师资李仁善老师和薄家富老师也积极投入到各项准备工作之中。他们到全国各地东奔西跑,一切都是从零开始,十分辛苦。老一辈的对外汉语教师王锡三等和以中文系为主的一批年轻老师,组建了一支朝气蓬勃的对外汉语教师队伍,成立了留学生部。我很荣幸地成为其中的一员,开始了我长达35年的对外汉语教学之路。

留学生进校之前,我们做了充分的准备,主要是以下两个方面:

准备好办学的基本条件。当时学校的校园狭小,留学生部几无立锥之地。那时我们没有一间固定的办公室,大家开个会都没地方,只能是“打一枪换一个地方”。后来学校找了一间10平米左右的小屋,屋里只有一张写字台和几把椅子。开会时,椅子不够,老师们就坐在桌子上,有的干脆就站着。再以后,学校千方百计地挖掘房源,在学校的各个角落找了几间房,做为教室和办公室,可是连课桌课椅都没有。于是,我们从库房里搬出一些多年不用的旧桌椅,桌椅上的污垢厚厚的,大家把这些桌椅搬到空地,用水反复冲洗和擦拭,那时天还有点儿凉,老师们的衣服都湿透了。

另一项准备工作更麻烦,这就是教学准备。从教学过程到教学经验,从教学大纲到教材,所有的一切都是从零开始。于是我们先到本市有对外汉语教学机构的兄弟院校取经,虚心向兄弟院校学习,主要去的是南开大学和天津外院等。这样,我们对对外汉语教学有了一点点的了解。但以这种状态应对教学肯定不行,于是,在校领导的大力支持下,我们集体去北京,来到对外汉语教学的大本营——北京语言学院观摩学习。

北京语言学院的老师和领导对我们非常热情。在一个多星期的时间里,上午,我们到班里听课,实地观摩北京语言学院最优秀的教学专家李景蕙、程美珍等教授的教学,使我们基本了解了对外汉语教学的过程和方法;下午,结合听课中的问题,和李老师、程老师等座谈,就自己的疑问请教这些教学专家;晚上,我们把李老师和程老师的教案借来复印,供大家学习参考。这样,我们对教学心里稍稍有了一点儿底。

从北京回来后,我们进行了更具体的教学准备。老师们到北京买了大量的教材和必需的教学参考资料,为了不耽误教学,老师们硬是大包小包地把这些教材和参考资料背了回来。后来,我们得知,我校的留学生主要来自朝鲜和日本。可是,我们对朝鲜语一窍不通,于是大家临阵磨枪,请来了外语系的一位教授为大家补习朝鲜语。在不大的办公室里,大家围坐在一把立着一个小黑板的椅子上,跟着教授学习。几天的学习,大家了解了朝鲜语的拼写、结构和特点,也学会了几句常用的朝鲜语。

这样,经过两个多月的精心而艰苦的准备,我校的对外汉语教学迈出了艰难的一步。回忆当时,正是由于大家的同心协力,艰苦奋斗,努力学习,尽职敬业,才使得我校对外汉语教学取得了一个漂亮的“开门红”,有了一个良好的开端,教学效果出乎意料,以至于北京语言学院的对外汉语教学专家们曾集体到我校来“取经”,当时让我们很不好意思。

如今,这些老师都已退休,但他们为对外汉语教学的发展所做出一切,将铭记于我校的历史,同时也应该载入我国对外汉语教学的历史。

 

我与汉语实况听力教学

 

汉语实况听力教学是我校对外汉语教学的一大特色,几乎和我校的对外汉语教学同时起步。1986年,我们已经开设了听力课,用的是北语的《听力理解》。那时,人们对听力课的理解很简单,就是让学生听老师录的课文。然而我们发现,老师在录音室的录音虽然很清楚,发音很标准,但语速过慢,语气过重,与普通的中国人所说的汉语差距很大。留学生虽然可以听懂课上老师的录音,但走出课堂,走出学校,他们仍然听不懂普通的中国人所说的汉语。

记得那年春节,几个年轻的老师在校值班,谈到这个问题,大家都有同感。于是,说干就干,大家马上选定了几个话题,就这几个话题进行了对话和讲述,并录了下来。这样的录音区别于过去的听力教材,很自然,很真实,比较接近普通的中国人的谈话。然后,我们对录音进行文字整理,找出生词和语法点,设计好练习。开学后就用这样的录音给留学生上课,受到留学生的欢迎和好评。汉语实况听力教学迈出了艰难而可贵的第一步。之后,根据这个思路,我们对汉语实况听力教学进行了不断的探索,对教材不断的更新与完善。后来,我们申请了国家汉办的教材建设项目,得到了国家汉办的大力支持。我们编写的第一本教材《汉语实况听力》,在1994年,由语文出版社出版。

1993年,国家汉办首次举办“1988——1992年全国对外汉语教学优秀奖”的评选,经过层层筛选,我们申报的“汉语实况听力教学”和全国各地其他高校的四个项目顺利通过初选。当时国家汉办组织专家到全国各地听这五个项目的课。来天津师大听课的是北语的程美珍和李杨两位国内顶级的对外汉语教学专家。(还有一位年轻的老师,我忘记了他的名字)记得那时正值酷暑,几位老师头顶烈日,风尘仆仆来到天津,十分辛苦。专家们对我们的汉语实况听力教学的新思路给与了充分的肯定和高度的评价,也提出了一些值得我们注意的问题。这对我们的汉语实况听力教学是一个巨大的支持。经过专家们的反复评选,最后在一等奖空缺的情况下,评出一名二等奖,四名三等奖。非常荣幸,我们的“汉语实况听力教学”获得二等奖。1994年,颁奖仪式是在湖南师范大学举行的,汉办主任、北京语言学院院长杨庆华教授给我们颁发的获奖证书。巧的是杨庆华教授曾经是天津师范大学的教师,当然也是我的老师。

这次获奖,对我们是个极大的鼓舞,以至于我在汉语实况听力教学和研究方面一直坚持了25年,直到退休。这期间,我们在北语出版社,北大出版社出版了十几本汉语实况听力教材;我的5部专著,有4部与汉语实况听力教学有密切关系;我还发表了20多篇研究汉语实况听力教学的论文。这些研究使得我们的汉语实况听力教学在理论上渐趋成熟,在教学实践上不断提高,成为我校的特色课程。这一教学模式在全国,乃至国际上也有一定影响,2008年出版的《原声汉语(初、中、高)》被日本、越南等国翻译出版。此外,在汉语实况听力教学的基础上,我们又开发了“汉语实况视听说课”和相关教材《实况与话题》,“原貌汉语阅读课”和相关教材《原貌汉语》。这两门课和两部教材同样受到大家的欢迎和好评。

汉语实况听力教学得到了我国对外汉语教学专家们的高度评价和充分肯定。

马箭飞教授于2004年,在《语言教学与研究》发表了《汉语教学的模式化研究初探》一文,把汉语实况听力教学视为一种新的教学模式,认为这种教学模式,能够“培养学生接受真实信息,并直接用于实际生活需要的技能。”

赵金铭教授在为我的专著《对外汉语十个语法难点的偏误研究》一书写的序言中,也认为:“汉语实况听力教学,见解独到,编有教材,蜚声业内。”

刘珣教授多次在讲座中高度评价汉语实况听力教学模式。刘珣教师在为我的《原声汉语(中、高)》的序言中认为,我们的研究“是当前我们所进行的教学模式探索中一个重要的课题,”并强调:汉语实况听力教学“也是我们很好地借鉴国外第二语言教学法的一个比较突出的例子。”

杨惠元教授在《原声汉语(初级)》的序言中,充分肯定了我们的实践和研究,认为这个研究“题目具体,目标明确,内容集中,步步深入,成为教材编写的理论依据。”并高度评价了汉语实况听力教学为留学生“提供真实的交际模式,从而缩短了课堂交际到社会交际的转化过程,能够尽快提高听力水平。”

崔永华教授在我的专著《对外汉语实况教学研究》的序言中强调:“汉语实况听力教学思想具有前瞻性。这种前瞻性来自作者对语言教学理论和语言习得理论等相关学科的钻研、探讨,更来自作者不倦的教学实践。……这种植根于教学实践、理论和实践密切结合的研究方法和教学实验成果,正是这些年我们在学科建设中所缺少的。”

北语的翟艳教授在《听力教材应有几个突破》一文中说:“令人遗憾的是,听力教学的理论研究成果没有及时转化成教材,或没有及时被教材编写者所借鉴,只有个别既做研究又身体力行的人,才独自在实践着自己的理论,例如孟国的《汉语实况听力》……”翟教授所言,让我颇为感动。

各位专家教授的高度评价,是对汉语实况听力教学的热情鼓励和支持,而这些鼓励和支持正是汉语实况听力教学取得成功的一个重要原因。令人高兴的是,最近不断见到一些对外汉语的新人,正在继续着汉语实况教学的研究和教材的编写。我对他们寄予厚望,希望他们超越前人,不断创新,使得汉语实况教学取得更加辉煌的成就。

 

做一名对外汉语教学的“老兵”

 

2010年,我退休了,至今已经10年,但我退休后并没有离开我喜爱的对外汉语教学事业。对外汉语教学与研究是我退休生活的一个重要部分。

退休后的第一年,学校派我到韩国首尔的崇实大学任教一年,在这一年中,除了给研究生、本科生上课外,还帮助系里指导研究生的论文。并多次受邀到首尔外国语大学等给研究生做学术报告,做教学竞赛、汉语演讲大赛的评委。这一年使我对韩国的汉语教学和韩国文化有了进一步的了解,收获颇丰。

其实,到今天为止,我似乎一直没有进入退休的状态,一直在做着和对外汉语教学有关的事情。退休后,我出版了三本专著,7本教材,发表了8篇论文。此外,还在报纸上发表了各类文章近500篇,其中近百篇与语言教学与研究有直接关系。

退休后,我一直没有离开对外汉语教学的讲台,与退休前不同的是我把教学重点放到了研究生和本科生的对外汉语教学理论方面的课程。天津师范大学的津沽学院,开设了汉语国际教育专业,这个专业开设十几年来,我一直担任着“对外汉语教学概论”这门课,一直开到去年。另外,我还给我们学院的语言学与应用语言学研究生开设“语言教育理论”这门专业课。后来我走出天津师范大学,到天津大学、天津外国语大学、天津中医药大学等高校的国际教育学院,给他们的汉硕研究生开设“第二语言习得研究”这门专业课。今年由于疫情的原因,我正在给天津大学的中外研究生开设“第二语言习得研究”这门网课。此外,退休后,我还多次受邀到本市和外地的大学做学术报告,如南开大学、天津大学、天狮学院、青岛大学、邯郸学院等,为研究生和青年教师搞专题讲座,如“第二语言习得理论与实践”“汉语教学的几个问题”“汉语教学志愿者要向环境学习”等。

退休十年,每年我都带研究生,到现在我一共带了73名硕士研究生,其中有43名是我退休后带的。每年我都要多次参加南开大学、天津大学、天津师范大学等校的研究生论文的评审和答辩。此外10年来,每年我还要为津沽学院汉语国际教育专业指导近十名本科生的毕业论文。现在我还担任着我们学院(国际教育交流学院)教学督导组的组长,尽自己的能力为我们的对外汉语教学事业贡献着自己的余热。这些工作对我而言,兴趣浓浓,轻车熟路,乐此不疲。我很愿意,并努力把自己的教学经验和科研的体会毫无保留地传授给对外汉语教学的年青一代,就像我们的前辈当年把他们的经验传授给我们一样,这也是我们的责任和义务。

 

我从事对外汉语教学已经35年了,经历的事情太多太多。藉此机会,盘点一下自己在对外汉语教学这条路上的行进过程,有平平坦坦的大路;也有弯弯曲曲小路,更有沟沟坎坎。回忆这些,感慨无限,兴奋多多。惟愿我们的国际汉语教育事业蒸蒸日上,年轻教师早日成熟,超越前人,克服艰难险阻,攀登汉语国际教育的新高峰。

 

版权所有 © 汉考国际 2016 京ICP备16003362号-2
建议使用IE浏览器(8.0以上版本)或Firefox浏览器访问本网站